不让带食物、翻包后才准进园区, 凭什么? 迪士尼接连上热搜, 法学专家说……

中国游客多年来形成的旅游习惯是自带食物,因而,迪士尼禁止外带食品入园,改变了老百姓的传统认知,当属“与消费者有重大利害关系的内容”,必须履行充分的告知义务。

而何为充分?按照合同法司法解释二,必须是“足以引起消费者注意”,应当考虑以下要素:第一,关于告知途径:在售票窗口、官网、微信及所有的第三方售票平台上,都必须以显著方式突出此条规定。

第二,关于告知时点:必须在消费者做出买票决定之前告知,以保证其做出的是知情的决定(informed decision),而不能是事后告知,更不能是准备入园之时才告知。

第三,关于告知内容:告知的内容必须清晰可辨,不存在争议。

例如,迪士尼的“游园须知”规定禁入的是“食品、酒精饮料、超过600毫升的酒精饮料……”,这里的食品,应当理解为包括饼干、面包等一切食品(后文将论及合法性问题),但并不清楚的是,婴幼儿的辅食是否允许带入。

如果再看“游园须知”的后面一款规定:“罐装或玻璃容器”(小型婴儿罐装食品除外)也不得入内,综合来看可以得出结论,禁止外带的食品,不包括婴幼儿的辅食。

在该案中,小王同学主张,其购买门票时,那款App并没有以显著方式告知不得带食品入园。

这里需要考察的是,该款App的运营方与迪士尼公司存在何种法律关系,从而判定后者是否尽到了充分告知义务。

如果没有尽到,则小王可以重大误解为由,在入园之前主张撤销合同,即要求退票。

然而,该案最为核心的问题是,迪士尼的上述规定是否无效?如果无效,则其后果就大大超越了退票的范畴了。

如果迪士尼所处的是竞争充分的市场,则禁止外带食品入园的规定,并不违法该案经媒体曝光后,民意汹涌,几乎一边倒地支持原告小王,期间还夹杂着中美贸易摩擦背景之下的特别情绪。

民众认为,迪士尼的告示,剥夺了消费者的选择权,应当归于无效。

此种观点的支持者,通常会援引我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26条的规定,即“经营者不得以格式条款、通知、声明、店堂告示等方式,作出排除或者限制消费者权利、减轻或者免除经营者责任、加重消费者责任等对消费者不公平、不合理的规定……格式条款、通知、声明、店堂告示等含有前款所列内容的,其内容无效”。

我国《合同法》也有类似规定,但表述略有差别。

《合同法》第40规定“……提供格式条款一方免除其责任、加重对方责任、排除对方主要权利的,该条款无效”。

两部法律的区别在于,《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强调的是“限制消费者权利……等不公平、不合理的规定”,而《合同法》则着眼于“排除对方主要权利……”,但细为解读规则,可以发现,两条规定的法意相通:如果并没有排除消费者的主要权利,或者限制了消费者权利,但此种限制并不会导致不公平、不合理的结果,则此种限制并不会归于无效。

旅游设施出于安全与卫生的考量,会设置一些管理要求,这些要求或多或少会影响消费者的权利,但只要是合情合理的,消费者通常也不会拒绝遵守。

例如,《迪士尼乐园游园须知》规定,不得携带武器、易燃易爆物品等入园,游客均无异议。

合法性最难判断的是商家的差别定价行为。

这种营销策略表面上排除了消费者的某些选择权,但在充分竞争的市场环境下,并没有违法之虞。

差别定价,是指经营者采取两种或多种价格销售同一种产品或服务的行为,是一种“以顾客支付意愿”来制定不同价格的定价方法。

比如,酒店规定,客人不得自带酒水,同时酒店卖的酒水价格比超市的贵一些,从而在爱喝酒的顾客和不爱喝酒的顾客之间,实现了差别定价。

酒店在酒和饮料方面赚了钱,客观上“补贴”了菜价。

如果认定酒店禁止外带酒水的规则无效,则酒店可能会普遍提高菜价,反而伤害了那些不喝酒的顾客的利益。

“电影院的爆米花”道理也类似。

电影院很大一部分利润并非源于电影票,而是爆米花和饮料。

商家用这种方式赚钱,让爱吃零食的人多付了一点钱,从而将电影票维持在较低的价位上。

基于以上分析,如果认定迪士尼所处的是充分竞争条件下的市场,与欢乐谷、海昌海洋等存在竞争关系,则其禁止外带食品入园的规定,事实上是对游客进行了差别定价:同样完成一趟游玩,那些比较爱吃的,要多付钱,而那些吃得少或者不吃的,则少付钱。

如果迪士尼具有市场支配地位,则禁止外带食品入园的规定涉嫌违法而无效什么是市场支配地位?按照我国《反垄断法》的规定,是指经营者在相关市场内具有能够控制商品价格、数量或者其他交易条件,或者能够阻碍、影响其他经营者进入相关市场能力的市场地位。

在这个概念中,首先要界定“相关市场”(relevant markets)。

在迪士尼案中,我们要分析的是,相关市场的范围有多大,这在相当程度上取决于我们确立何种标准。

如果确立以“户外、多项目、家庭亲子”为特征的综合游乐设施标准,相关市场的范围就大多了,包括锦江乐园、欢乐谷、海昌海洋公园等等;而如果以“为梦想插上艺术和科技的翅膀、孩子们心心念念的向往之地、如果不去将可能给父母留下终生遗憾”为标准,则相关市场的范围会小很多,甚至是独此一家了。

接下来,还必须界定的是,迪士尼是否具有支配性地位。

按照我国《反垄断法》第19条的规定,一个经营者在相关市场的市场份额达到二分之一的,或者两个经营者在相关市场的市场份额合计达到三分之二的,或者三个经营者在相关市场的市场份额合计达到四分之三的,可以认定为具有支配地位。

在界定相关市场份额之后,这一问题就是个实证问题,可以通过门票收入,经过简单测算而得出。

如果经过分析认定,迪士尼在“相关市场”中具备支配地位,则可以认定上海迪士尼属于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经营者。

根据我国《反垄断法》第17条规定,以不公平的高价销售商品,构成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属于禁止之列。

这样,迪士尼园区内,可乐20元一瓶,香肠35元一根,汉堡75元一个……与市场公允价格相距甚远,可以认定为是迪士尼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并且利用游客来回进出园区颇为不便、而且必须就餐的现实,捆绑了餐饮销售行为。

搜包、差别待遇及企业社会责任至于迪士尼有没有权利搜身查包,这是一个不言自明的问题。

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27条,经营者不得对消费者进行侮辱、诽谤,不得搜查消费者的身体及其携带的物品,不得侵犯消费者的人身自由。

假设禁止外带食品入园合法,游客必须普遍遵守,迪士尼工作人员有权通过目力检视和言语劝导,要求游客予以配合。

来源:

发表评论

图片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