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荡三十年》读后感

苏联解体的背景下,姓资还是姓社的问题还在等待回答。

一切都在等待回答一切却又没有回答那是一个激荡的开始,很多人亦不知道那是一个开始意识形态之争国企私企灰色地带的合法性问题法国思想家、1927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伯格森曾说:“说社会的进步是由于历史某个时期的社会思想条件自然而然发生的,这简直是无稽之谈。

它实际只是在这个社会已经下定决心进行实验之后才一蹴而就的。

这就是说,这个社会必须要自信,或无论怎样要允许自己受到震撼,而这种震撼始终是由某个人来赋予的。

”邓小平无疑就是伯格森所谓的“某个人”。

《激荡三十年》前言:在1978年~1992年,中国开始将重心转移到经济发展上,在历经复杂的斗争和封闭后,人们是怎样意识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在全盘公有制下,第一个小商贩,第一个私营企业是怎样诞生的?中国经济在摸着石头过河的过程中,哪些人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哪些人获得了无上荣光?。

《激荡三十年》读后感

那是一个混沌的时期,意识形态的枷锁尚未去除,一切规矩还不成方圆,于是,勇者们开始探索:段永平、冯仑、郭台铭、管金生、霍英东、黄鸿年、李东升、柳传志、鲁冠球、李书福、倪光南、牛根生、年广久、彭建东、史玉柱、王石、牟其中、吴仁宝、王功权、禹作敏、张瑞敏、宗庆后······这一串儿企业家名单还有很长,他们之中有幸运者,获得了难以想象的财富,亦有不幸者,在规则不明的市场下,惨败而归,甚至锒铛入狱,付出血的代价。

首先,需要明确的是:那个时代,大部分的“因果报应”都是利益分配的结果,而与是非无关。

改革开放是摸着石头过河,所谓“放开胆子走两步”,即是相当多的经济行为并没有明确的界限,当人们在灰色利益带逐步深入时,不可避免的产生了激烈的利益对抗,也酿成了许多悲惨的结果。

1978年5月11日,《光明日报》刊登题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篇文章一语中的,为执政者施政指出一条纲领:实践。

面对改革开放时种种经济乱象,邓小平的态度是:放开胆子先试试看,天塌不下来。

此时,全国上下都在观望中,改革开放的开了一个小小的口子,几个大胆的小商贩,探出头看了看,卖掉几个茶叶蛋,发现没有危险,于是,一大批人涌了出来。

激荡三十年柳传志王石调侃柳传志 图-1

当我们站在全球第二的位置上审视过去,感觉过往的历史选择都是那么理所当然的合乎情理,改革开放四十年,总设计师邓小平早为我们画好了蓝图,后人只需坚定不移的走下去,便对了。

但历史的细节告诉后人,一切都不是表面上那般简单,1978年的改革开放并没有一张具象的蓝图,供人参考,甚至改革的大方向都是模糊的。

当时有的,不过是政治家的雄心,以及无数个想过上富足日子的美梦。

雄心与野心改革开放之初,公有制的大背景下,中国没有民营企业,百分百国企。

如何让一部分人去放开胆子走两步?中国的第一代民营个体户,或是游走于体制边缘的探索者,或是无产无业的闲散人员,他们误打误撞,开启了一个时代。

他们与心怀危机的政府高层最先开始了思想上的变化。

他们是探索者,一旦步子迈错了,极有可能遭受致命的打击。

一旦成了,便是富贵人生。

事实证明,两种人均不在少数。

救不活的国企以及野草般生长的民企是最鲜明的对比中国是不缺理论家的,但缺乏决策者,因为理论可以犯错,可以推翻重来;而做决策的人要承担选择的后果,绝不会有重来的机会。

联想ceo柳传志王石调侃柳传志 图-2

来源:

发表评论

图片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