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警方: 初步判断章子欣非失足落水

二是章子欣失踪后,梁某华、谢某芳二人未向公安机关报警求助,有悖于失足落水的情形。

三是根据现场视频监控分析,梁某华、谢某芳二人离开时已无章子欣随身携带的日常用品,且在后续现场搜寻中也未发现,初步推断章子欣遇害后,梁某华、谢某芳二人还处理了章子欣的日常用品。

五、根据目前调查,警方能否推断两人杀害女童的动机?答:经前期调查,2005年以来,梁某华、谢某芳相识并长期同居后,一直没有结婚,也没有生儿育女。

两人认识章子欣后,多次表露出喜欢并有将其认作干女儿的想法,如接章子欣放学,送章子欣拼图玩具。

7月4日两人骗出章子欣后,对其生活照顾格外体贴周到,梁某华曾在微信朋友圈中“晒”章子欣的照片,还称“我认了一个干女儿”。

种种迹象反映出两人有携章子欣一起自杀的动机。

六、对该起案件,公安机关下步还有什么打算?答:公安机关将按照专案侦查的要求,进一步深入调查,不放过任何与案件相关的蛛丝马迹。

同时也呼吁全社会关注、加强少年儿童的安全防范教育,避免类似悲剧再次发生。

据新华社电 浙江省公安厅14日晚间发布警情通报称,经刑侦技术鉴定,失联女童章子欣尸表未见明显暴力性损伤,符合生前溺水死亡特征。

此外,警方多方走访调查,未发现带走章子欣的两名租客有参与邪教活动等情形。

此前,经多方力量连日搜救,章子欣的遗体13日在浙江省象山县观日亭正南方向16海里处(石浦海域)被发现并打捞上岸。

经刑侦技术鉴定,其尸表未见明显暴力性损伤,符合生前溺水死亡特征。

综合视频监控、目击证人证言以及失踪区域路况环境特征等,警方初步排除女童为失足落水。

7月8日10时许,浙江省淳安县公安局青溪派出所接章子欣奶奶报案称,9岁的章子欣被租客梁某华、谢某芳二人以赴上海参加婚宴为由带走,逾期未归,下落不明。

经初查,警方锁定犯罪嫌疑人梁某华、谢某芳。

鉴于案情重大,浙江省、市、县三级公安机关迅速行动,组成联合专案组,先后组织500余名警力分赴上海、漳州、汕头、广州、茂名、珠海、武汉等地开展调查取证工作。

经查,43岁的梁某华是广东省化州市人,已婚,育有一子一女,2004年因养殖亏损负债等原因离家出走。

45岁的谢某芳也是广东省化州市人,未婚。

二人均无违法犯罪前科,且外出多年未归。

据警方介绍,谢某芳2005年经介绍与梁某华共同生活至今,未办理婚姻登记,两人名下无房产、无车辆、无股票股权,近两年来多次向亲友骗取钱财,用于旅游及日常生活。

由于两人诈骗行为已持续多年,其通过实施诈骗满足日常开销的状况越来越难维持,自杀前银行卡余额加现金仅剩31.7元。

经多方走访调查,未发现梁、谢二人有参与邪教活动等情形。

7月8日2时1分,梁、谢二人在宁波东钱湖一观景平台投湖自杀,全程均在视频监控覆盖区域,自杀前有饮酒、相互捆连外套、共同投湖等行为。

经检验,两人尸表无抓痕等损伤,毒化检验无异常,血液有酒精含量。

经查,自2018年底,特别是2019年4月以来,梁、谢二人在全国各地频繁游玩,先后到过三亚、重庆、丽江、大理、昆明、西安、天津、北京、秦皇岛等48个城市。

7月4日6时30分许,梁、谢二人携章子欣从淳安家中离开,以乘坐高铁、网约车等方式先后到达漳州、汕头、潮州、厦门、宁波等地。

链接 淳安失踪女童案专案组负责人:租客有携女童一起自杀的动机7月14日,淳安失踪女童案专案组负责人接受了记者的专访,就社会关注的一些问题作了解答。

一、此案是否涉及拐骗拐卖?答:根据现有证据,该案基本排除拐骗拐卖,主要依据是:一方面,梁某华、谢某芳二人在千岛湖骗出章子欣时使用真实姓名,与拐卖拐骗儿童犯罪特征不符;另一方面,经溯源两人的活动轨迹和通联情况,梁某华、谢某芳二人带走章子欣后,与外界联络简单,未发现有联系上下家情况。

二、梁某华、谢某芳二人的行为是否与网上盛传民间宗教有关系?答:经调查,未发现梁某华、谢某芳二人有参与非法宗教组织等情形。

三、梁某华、谢某芳二人为什么自杀?答:根据调查,近半年以来,梁某华、谢某芳二人表现出了比较强烈的轻生厌世倾向。

两人诈骗行为持续多年,继续实施诈骗维持日常开销的状况已越来越难以为继,自杀前其银行卡余额加现金仅剩31.7元。

仅今年4月以来,两人在全国十多个省市各大景点游玩,其携带的箱包、衣物或送人或丢弃,随身行李越来越少。

综合情况表明,两人离世想法产生已久。

四、警方如何判断女童不是失足落水?答:根据调查,一是章子欣失踪地点地处偏远、道路难走,且无灯光,仅凭章子欣个人难以到达。

另外,当晚有目击者看到梁某华背着章子欣出现在失踪地点附近,推断当时章子欣已相当疲倦,可能处于睡眠状态。

来源:

发表评论

图片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