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自己研发芯片有多难? 外媒警告: 巨额投资完全可能血本无归!

在2018年12月在北京发表的主题演讲中,倪光南用“兔子和乌龟”的故事分别提到了这两家公司,指出华为数十年来在研发方面的投资已经取得了回报,其估值接近联想的50倍。

在2018年9月的一次采访中,柳传志讲述了当时联想不愿涉足芯片开发的情况。

“可能需要多年的投资才能开始产生回报,很容易做出错误的决定,”他表示。

“对于一个只有10亿元(1.4亿美元)利润的联想来说,我们缺乏在开发芯片上挥霍20亿美元的能力。

一颗手机芯片, 华为用了10年! ! 而OPPO、小米“路在何方”? ?

倪光南也承认,“没有必要从发明轮子开始”,他认为中国必须评估风险,并决定是否自己投资开发芯片技术。

风险就是在一项特定技术中,只有一到两家供应商。

他们容易被垄断,并被用来对抗中国。

即使是在国内行业内,中国也应该确保有多个供应商,这样国家就不会被任何一家公司的命运所束缚。

当被问及中国自力更生过程中哪些环节比较薄弱时,倪光南指出是操作系统和电子设计自动化等领域。

然而,在半导体行业中不会拥有多个供应商,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大量的投资和所需的高技术专长将淘汰较弱的企业。

中芯国际联席首席执行官赵海军在上海的一个芯片会议上表示:“最先进的技术已经成为极少数参与者中的VIP俱乐部,因为它需要及时交付,并有一群忠诚的客户。

中芯国际的目标是成为前两名选手之一,因为只有前两名才能受益,而最大的胜利者属于第一名。

阿里研发芯片阿里第一颗芯片 图-1

大多数接受采访的业内人士都认为,中国需要加大对半导体行业的投资。

谢志峰表示,与英特尔等全球行业领军企业相比,目前中国的支出水平可谓沧海一粟。

英特尔每年的研发支出为130亿美元。

相比之下,从2016年到2020年的“十三五”规划中只有1400亿元(约195亿美元),另外国家支持的中国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募集了2000亿元。

“没有匹配的投资水平,很难相信我们可以缩小技术差距,”谢志峰说。

有业内人士指出,中国现在工业基础、经济实力和基础研究开发质量方面处于较好的地位。

上海证券交易所成立了一个名为“科创板”的技术创新板,旨在吸引私人资本为高科技企业提供资金。

芯片设计服务公司VeriSilicon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韦恩·戴表示:“过去两年,中国行业监管机构加大了支持芯片开发的力度。

科创板提供了一个优秀的融资平台,吸引越来越多的有才华的企业家。

阿里第一颗芯片 图-2

韦恩·戴预测,中国将进入芯片开发的“黄金十年”,到这个十年结束时,中国将能够生产出所需芯片的40%,高于目前的14%。

中国半导体工业协会副秘书长、国家支持的智库CCID主任王世江表示,随着5G超高速电信网络的即将推出,预计将迅速启动人工智能应用和自动驾驶的使用,中国企业这一次站在了同一条起跑线上,这个行业需要一点时间和信心。

对许多业内人士来说,回归正常国际合作和分工,将是一种可喜的局面。

然而,很少有人真的相信这种可能。

相反,逐步脱钩的可能性看起来更大,未来几年将会对全球供应链产生重大影响。

第一颗麒麟芯片阿里第一颗芯片 图-3

谢志峰在离开美国和新加坡17年后,于2000年回到故乡上海,加入了后来成为中国最大半导体制造商——中芯国际的创始团队。

谢在接受采访时表示:“2000年时,浦东仍主要是农田,整个张江高科技园区只是一个村庄。

今天,长三角供应链基本完成,只比全球领先标准落后5到10年。

”张江高科技园区是中芯国际集成电路制造国际公司总部所在地。

在加入中芯国际之前,谢志峰曾在英特尔和特许半导体工作过,2011年离开中芯国际时曾担任中芯国际副总裁。

尽管发生了惊人的变革,但一些业内人士存在矛盾的看法。

一些资深人士担心,如果中国继续走上引进外国技术而不是发展自己的技术,可能永远无法弥合的技术差距,从而注定要依赖那些可能未来会成为敌人的朋友。

而另一些人认为,单纯靠自己而不引进技术,不可能实现芯片技术的腾飞。

阿里芯片概念股阿里第一颗芯片 图-4

谢志峰表示,从彩电装配线,然后到汽车和集成电路,国外出售给中国的技术往往是过时的,在某些情况下甚至是没用的技术。

鉴于中国在芯片技术和制造专业知识方面落后的程度,中国可能只能进口高科技技术,这一事实加剧了人们的痛苦。

来源:

发表评论

图片表情